?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投資之家(Hao300.com),投資理財界的網址大全!
當前位置: 首頁 > 期貨投資 > 商品期貨 >

多渠道封堵非標銀行私募ABS末路

2018-02-07 21:59 [商品期貨] 來源于:未知
導讀:多渠道封堵非標銀行私募ABS末路 原創 經濟觀察報 2018-02-07 15:46:04 (圖片來源:全景視覺) 經濟觀察報 記者 老盈盈 “我們現在已經不做ABS了。”銀行業信貸資產登記流轉中心(下稱“

多渠道封堵非標銀行私募ABS末路

原創 經濟觀察報 2018-02-07 15:46:04

多渠道封堵非標銀行私募ABS末路

(圖片來源:全景視覺)

經濟觀察報 記者 老盈盈 “我們現在已經不做ABS了。”銀行業信貸資產登記流轉中心(下稱“銀登中心”)的相關業務負責人告訴經濟觀察報記者。

一位城商行同業業務部高級經理告訴經濟觀察報記者,據他了解銀行依然有在發行私募ABS,只是之前風險計提20%已經行不通了,都要計提100%;同時銀行理財不能投本行的私募ABS劣后級。

私募ABS是在銀行大量出表需求,實現非標準化債權資產轉化為標準化資產的大背景下產生的,一般而言非標資產經過資產證券化就能成為標準化資產。但是由于在銀行間發行資產證券化速度較慢,銀行尤其是中小銀行會繞道銀登中心、報價系統、金交所等場所發行ABS,經過這些渠道發行的ABS不能完全算作標準化資產,只能說是類資產證券化產品。但是有些銀行卻將其作為資產證券化產品看待,套用資本管理辦法相關規定,按20%的風險權重計算AA-及以上優先級部分的風險加權資產。另外銀行理財直接或間接投資本行劣后級的做法也受到質疑,因為風險其實沒有出表,沒有真實轉移。

從2017年末開始,資管新規征求意見結束后,多渠道圍堵非標的監管政策密集出臺,對私募ABS產生了重要影響,銀行發行私募ABS不能再監管套利,同時私募發行渠道也在收緊。對于未來資產流轉,有銀行人士認為必須考慮合規賣斷劣后,培育合規的劣后市場,解決劣后的難題,否則在商業銀行監管創新的動力下,會不斷演繹出監管不愿意看到的套利行為。

監管套利嫌疑

金融去杠桿、MPA考核壓力背景下,商業銀行資產出表、實現非標轉標的需求十分旺盛,尤其是業務規模發展較快的中小銀行。

據經濟觀察報了解,發行銀行間市場公募ABS是典型的出表工具,銀行信貸ABS按發行場所區分,可以分為銀行間、交易所、報價系統、銀登中心、無發行場所五類,其中銀行間發行的為公募產品,其余為私募產品。一般而言,銀行私募ABS的基礎資產為銀行信貸或類信貸資產,主要可以分為三類,分別是自營貸、自營非標資產和理財非標資產。

相對于私募ABS,銀行間發行ABS效率較低、程序繁瑣,面臨的監管審查和信息披露嚴格,對出表資產的限制較多,首次發行信貸ABS要在當地銀監局進行準入資格審查,然而流程往往非常漫長,而私募ABS對底層資產質量和審查流程更寬松,因此對于一些出表需求強烈的中小銀行,為了實現快速便捷的資產出表和流轉,往往會選擇發行私募ABS。

除了發行速度快和便捷之外,私募ABS的興起很大歸功于資本占用比例小。根據《商業銀行資本管理辦法(試行)》附件9——《資產證券化風險加權資產計量規則》,對于評級AA-及以上的資產證券化產品,應按20%而非100%風險權重計提資本,事實上私募ABS產品并非是由監管認可的ABS產品,但是過去銀行普遍參照ABS的資本計提方法。這意味著銀行從計提資本角度來說,投資5個億的ABS優先級資本占用相當于發放1個億普通企業貸款的資本占用,這樣也就大大減少了計提撥備。

但這一點也很快引起了外界的質疑以及監管的關注。

2017年上半年,北京、江蘇銀監局發現市場上一些非標金融產品在設計上借鑒了資產證券化產品的思路,部分銀行在發起和投資這些“類資產證券化產品”過程中,出現了混淆概念和監管套利行為,雖然沒有直接點名私募ABS,但也是對這一類型產品及套利模式的問題進行了披露。

銀監局認為商業銀行與非銀行金融機構合作,設計和發行此類“類資產證券化產品”這一行為本身并不違規,但考慮到其特征這類產品不是資產證券化產品,部分商業銀行投資此類產品的優先級部分后,僅根據其產品名稱中有“資產證券化”字樣,就將其作為資產證券化產品看待,套用資本管理辦法相關規定,按20%的風險權重計算 AA-及以上優先級部分的風險加權資產,這是違規的,屬于資本套利。

此外此類產品模式存在的問題還有資產出表,但風險卻不真實轉移。“本行理財直接或間接投資本行的劣后,在當前理財風險隔離現狀下,可能存在底層資產的風險沒有完全傳遞給投資人的情況。即便是有財產權信托做了所謂的SPV風險隔離,但劣后級收益率普遍很高,如果大部分底層資產收益仍然以管理費形式保留在出表銀行,出表行而言能否真實出表值得商榷,或許并沒有將風險和收益完全轉移出去。”一位熟悉信貸資產證券化的律師認為。

私募ABS“末路”

上述只是地方局對私募ABS的“質疑”,并不能產生實質性的效力。但隨著中國金融強監管信號不斷釋放,私募ABS“末路”終于來了。

從2017年末開始,資管新規征求意見結束后,多渠道封堵非標的監管政策密集出臺,對私募ABS產生了重要影響。其中《關于規范銀信類業務的通知》(55號文)里規定在銀信類業務中,商業銀行作為委托人設立資金信托或財產權信托,信托公司僅作為通道,信托資金或信托資產的管理、運用和處分均由委托人決定,意在遏制信托通道,而私募ABS大多就是以財產權信托做SPV風險隔離;銀監會1月5號發布的《商業銀行大額風險暴露管理辦法》征求稿中,核心的內容是:商業銀行自營資金投資資管計劃或ABS的時候,如果不能穿透至底層最終債務人,識別底層資產信用風險,則需要將所有不能穿透識別的此類投資加總,用一個“匿名客戶”來虛擬核算單一集中度,不超過一級凈資本的15%,按照《辦法》規定的穿透識別,對ABS的信息披露提出了更高的要求。2018年1月13日,銀監會發布《2018年整治銀行業市場亂象工作要點》,其中就包括了整治“以信貸資產或資管產品為基礎資產,通過特定目的載體以打包、分層、份額化銷售等方式,在銀行間市場、證券交易所市場以外的場所發行類資產證券化產品,實現資產非潔凈出表并減少資本計提等”一點,在多位金融資管人士看來可謂對私募ABS的徹底“封殺”。

政策影響立竿見影。經濟觀察報記者從銀登中心獲悉,銀登中心已經不再發行ABS產品,而根據媒體稍早前報道銀登中心目前也已停止接受資金來源為募集型資金的委托貸款掛牌轉讓。

中金固收團隊發布研報建議有條件的銀行可以先進行公募信貸ABS發行申請并嘗試發行首單產品,以應對監管收緊后出表渠道缺失的問題,同時該團隊預測由于公募渠道對基礎資產會產生限制作用,因此部分中小行可能不得不放緩對部分行業信貸資產的增速。

一位西部城商行同業業務部高級經理告訴經濟觀察報記者,據他了解銀行依然有在發行私募ABS,只是之前風險計提20%已經行不通了,都要計提100%;同時銀行理財不能投本行的私募ABS劣后級,目前仍允許本行理財持有他行的私募ABS劣后級,但是不可以是互持,風險必須出表。“如果不允許商業銀行理財資金對接本行信貸資產,那么需要考慮允許他們如何來解決劣后難題。否則在商業銀行監管創新的動力下,會不斷演繹出監管不愿意看到的套利行為。”中信銀行從事信貸資產流轉和資產證券化研究的李利認為。

對于未來資產流轉的建議,李利建議從外部解決渠道而言,合規賣斷劣后,必須培育合規的劣后市場,需要允許、引導、培育此類風險偏好投資機構。

(編輯:admin)

網友評論
尚未注冊暢言帳號,請到后臺注冊
推薦文章
360老时时彩开奖